罪恶感

Header Image

我是女超人Superwoman

「我是女超人!」或至少曾经是,或我以为我曾经是,直到碗里的「汤」渐渐地洒出边缘。 我受过当女超人的良好训练。 我的祖父母与外祖父母皆移民自欧洲,而祖母与外祖母都在宾州的采矿区不屈不挠地辛勤工作。 我母亲直到我出生前不久还在工厂里做工,然后变成国家级的超级家庭主妇……在一亩大小的花园里种植、栽培、收成蔬菜,房子每年一度的油漆都自己来,还——用双手、跪在地上!——擦洗地下室的水泥地板,更亲手缝制我所有和大多数她自己的衣服…… 她的日常作息与当时大多数的女性雷同:星期一在地下室用绞扭机洗衣,不论天晴或下雨都把衣服用绳子晾在户外;星期二烫衣服;星期三和星期四缝纫、修补、烤面包;星期五整个房子大...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By 作者:乔瑟琳 译者:毛雅琴 在现今的高离婚率下,我不愿成为另一离婚数据的牺牲品 我丈夫鲁帝是个公车司机,而我则在牙医诊所工作,这在离婚指数上是属于高危险地带。我们有一个严重伤残的儿子,我们在经济上也岌岌可危,我的丈夫一生都在与忧郁症长期抗战,在这种种因素之下,我早已心力耗尽,只想早日脱离这段惨不忍睹的婚姻生活。 故事是从我们的大儿子大卫而开始 我们计划在鲁帝拿到大学学位后,就可以拥有第一个孩子。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认真祷告祈求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也果真有了健壮... >Read More



以罪恶感辖制他 Guilt

By 作者:柯丽文; 译者:小瓦 把罪恶感当作武器来对付你所爱的人,实在是一种危险的策略;虽然在短时间内可能让你心想事成,但却绝对会有损于你们的关系,也会荡然扫去爱人之间的亲密。扪心自问,你是否曾经心怀不满地冲著他说过:“你要是爱我,就会照著做了。”或者曾以一句“你去做吧,别顾及我的想法”收尾,却又别有用心地伴以一声长叹?若是如此,小心!十有八九你是在以罪恶感辖制对方了。 利用罪恶感来对付人,就意味著你对这人的爱是建立在某些条件上,你正逐渐毁掉两人之间的亲密。当你以罪恶... >Read More



离婚后的日子 Life after Divorce

离婚带给每个家庭成员惨重的损失。如果你现在正经历这个危机,我很能明白你的感受,因为在十二岁那年,我父母离婚了,这个惨痛的经验使得我们全家从此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在我当辅导的生涯中,经常有离婚人士提出同样的问题。离婚之后很多人会在心中营造失落感,思想混淆,感到被出卖。不但如此,他们常会问,「我现在该如何是好?」你也知道离婚并不能解决问题,但也许并非是你愿意选择的条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个办法面对这个困境才是聪明的你该作的。 「我不喜欢那老是困扰我的痛苦感受。」 ...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