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Header Image

害怕死亡的小女孩Afraid

By 坦尼娅. 科兹洛娃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常常在夜里惊醒。我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人死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哭着跑到我父母的房间问他们:“妈妈,我会死吗?”在我整个童年,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我. 靠近真相 我长大以后,死亡的恐惧仍然笼罩着我,可是生活仍然继续。运动和金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给了我自信和独立,我也因此而自豪。我自己决定好与坏。我父母教我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我对我周围人的生活不感兴趣。然而,尽管我取得了成功,我有了地位,我仍然无法获知死亡之后是什么样子。“如果我终究要死,”我想,“为什么活着?” 我是从我最好的朋友那第一...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不再哭泣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 >Read More



最美的声音Hymns

By 彭菲 记忆中,诗歌是家中最美的声音。我常常独自守著满院的缤纷,以稚气的歌声就著小白花唱起「十个小孩来信耶稣」,以小板凳欢呼著「摇啊!回天家」,在主日学的诗歌练唱里,得著莫名的满足。似乎,藉由诗歌便拥有幸福。 由于母亲的病,我从小就拥有特别敏感、不安的心情。家里绝少听闻嬉笑、打闹的声音,兄姐和妹妹总是配合著母亲,各自安静地做功课、玩耍。唯有藉著轻扬悠美的唱诗和祈祷声,母亲才会轻轻地走近我们的生活,向我们诉说她的辛苦、信心、和盼望。 我不常接近她,只能由歌声中体会她的... >Read More



小城故事 Little Town

By 瑄瑄 滴滴滴滴……挣扎着按掉恼人的闹钟……天哪!才三点钟!真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谁让自己昨晚答应隔壁的中国同学,今天要跟他们去跳蚤市场见识见识。 圣彼得堡的冬天是纯白色的,对于我来说充满浪漫。但这种浪漫不能用来过日子,因为像我这样一个南方人,每天在雪地里走来走去,是多么提心吊胆的不浪漫经历啊。 既然起来了,就赶快穿上羊毛大外套,摀着耳朵,跟出去了…… 凌晨三点的清晨,天还没有亮,街道上看不到行人... >Read More



生命的动力 Powerful Life

即使你看不见电,但确知它的存在。电能虽看不见,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因为证据随处可见:比如,电灯开关按下,房内便大放光明;将热水壶插上电,冲晨间咖啡的滚水就等著你。 如果我们也可以同样将我们的生命插上电,那该有多好?假使我们将身、心、灵的插头插上,顷刻间就有一股能量注入我们,让我们达到标竿、尽情追求理想、发挥创造力。因为,只要将这个插头插上,就能将个人潜能发挥到极致。 府上的墙上大概不会有这样一个插头,但如果你的能量不是来自电力,而是从心灵发出呢?这世上有史以来最满怀热情... >Read More



我几乎失去所有 I Lost Everything

By 珊卓 我不害怕改变。受过教育,个性独立的我,毅然地抛开熟悉的一切,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追求商业管理的硕士学位,之后又为了我所爱的男人搬到地球的另一端。我有我的梦想:理想的工作、家庭、和冒险的刺激,但这一切我几乎全然丢弃。 在委内瑞拉我拥有想要的一切:一份令我兴奋的工作,我有安定的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和女儿苏珊娜,我甚至还有一位男友,因此在任何一方面来说我都算是成功的。然而为了一个在哥斯达黎加攻读哈佛大学提供的商业管理硕士学位的机会,我毅然决定不顾一切放手一搏,这个决定... >Read More



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Read More



我心献曲My Tribute

By 强心真 今天到了一个 「不知名」 的地方,看见一些 「不知名」 的花,心中有 「说不出」 的感动! 老师评批:不知所云! 我的表达或许是无知的,我的经验却是美丽的! 但你若能找到景点,指出花的学名,作一首赏花的七言绝句; 你就真能捕捉我灵魂深处的颤动吗? 同样的,科学的格物致知,就如善用科学的语言,去描述定义一个对象,一种现象 。虽是例证充足,逻辑严谨,却也不足道尽事物的本相。我们可以解析人构成的化学元素,却不能说这些元素,整合调配出的就是人。当你经历:刻骨铭心的...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