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Header Image

克服新冠病毒的恐惧Overcome Fear

Woman in mask – Web size By 赖世特 新冠病毒催生了大量的恐惧,每天看到全球感染和死亡人数猛增,人们都想知道:我会被感染吗?我的亲人会吗?它会杀死我们吗?我的经济情况可以支持吗?每天看到裁员和过山车金融市场的信息加剧了人们的担忧。 那么,在这些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新冠病毒恐惧中,你中招了吗? 疾病? 死亡? 失去亲人? 失业? 财务崩溃? 饥饿? 失去机会了吗? 寂寞? 无聊? 新冠病毒恐慌? 运动季节被取消。奥运会推迟了。有抱负的明星发现自己没有展示自己的才能的舞台。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发现优秀的公司工作机会被撤销。涉及公共活动或面对面互动的项目被破坏。...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生活平衡方向盘 Balance Life

瓶汽水掉在地上,在我还来不及说「等一下」时,这些小孩就已经把它拾起,把盖打开来了。顿时,那一涌而出的泡沫就应声流遍全地。我一面清理厨房时,一面想人生岂不也是如此。洒在地上的汽水,怎样也不能盛回瓶子里了。 你是否感叹生命正在迅速消逝呢?有点像汽水,向四面八方涌流而去,却无法把它放回瓶子里。在新的一年的开始,我们经常有种错觉,以为立个新年的愿望就能把人生引进正轨。但往往在正月立下从头好好做的雄心壮志,没多久付诸东流。 我们都清楚自己在某些方面是需要改进的。善于照顾人的妇女有... >Read More



对付你的怒气Control Emotion

在马路上被人抢道,错过了上司给的最后期限,烫咖啡倒在桌子上,还有家里淘气的孩子……现今的我们本来就忙得够呛,再添上这些,还不够让我们怒气冲天吗? 最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巴赛德教授,和费城大学的吉普森教授研究发现:每四个美国人就有一个人在每天工作期间多多少少的发脾气,这可是一大堆在办公室里气呼呼的人群。如果再加上回家路上拥挤的车流所引起的火气,那就更可以想像你晚上回到家时是一副什麽德性了。 愤怒是一种正常和必然的情绪。但是我们如何对付这种情绪,决定了事情结果的不同。一般人们... >Read More



为什么会是我?Why Me?

By 作者:马娣娜; 译者:文山和禾子 「乖乖,神一定在跟你过不去!」 当泪水从我的脸颊上成串地滚落下来时,幸好当时我们是在一间幽暗的超音波室里作检查。这句由护士无心迸出来的玩笑话本身倒无害,却挟著强大的杀伤力,切中我的要害。因为它正是我内心深处感受的回响。 为什么...... >Read Mor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young woman with her head in her hand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 >Read More



宽恕的力量 Forgiveness

By 作者:赖世特,译者:禾子 感到难以消散的愤怒、压力增加或是血压升高了吗?没准儿你需要宽恕某个人,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你自己。 越来越多的社会学研究者得出这样的结论。基督教早就认知宽恕是一个生命成长并结满果实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期的《今日基督教》摘要刊登了世俗的研究成果,也支援宽恕之心造福个人及社会的观点。 30年前,堪萨斯州的心理学家韩登(Dr. Glenn Mack Harndon)博士,想要在学术杂志《心理学文摘》上找到对宽恕的研究报告近乎会是徒劳无功;今天不但有... >Read More



走过死荫的幽谷Dead Valley Journey

By 胡李艾蒲 我自幼生长在富裕的家庭,纵使早年丧父,却也能在母亲的谆谆善导下,依然快乐地成长。从童年、中学、大学,以至于结婚、生子,这一串的路径走来,可说是平步青云;在世俗人眼底,我是幸福的宠儿,因全世界的美满尽挂在脸庞。外子为人忠诚,勤劳敬业,事业上受各界的肯定。他济弱扶倾,广行善事从不落人后,亦成为台湾狮子会的领袖之一。1976年,为了三个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们开始了移民计划。 横祸当前 加州的橙县是我们在美国的第一个落脚处。由于人生地不熟,三个孩子与我就寄居在好友... >Read More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By 作者:乔瑟琳 译者:毛雅琴 在现今的高离婚率下,我不愿成为另一离婚数据的牺牲品 我丈夫鲁帝是个公车司机,而我则在牙医诊所工作,这在离婚指数上是属于高危险地带。我们有一个严重伤残的儿子,我们在经济上也岌岌可危,我的丈夫一生都在与忧郁症长期抗战,在这种种因素之下,我早已心力耗尽,只想早日脱离这段惨不忍睹的婚姻生活。 故事是从我们的大儿子大卫而开始 我们计划在鲁帝拿到大学学位后,就可以拥有第一个孩子。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认真祷告祈求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也果真有了健壮...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