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

Header Image

嫉妒 Envy

也许,你的姊妹刚刚搬入一个美仑美焕的新屋,你原本是应该替她高兴,那知没来由的却是难以控制地嫉妒不已?你虽满面笑容假惺惺的道声「恭喜」,但骨子里却是满腹劳骚、愤愤不平。 嫉妒是个千年妖怪,不仅造成该隐和亚伯兄弟之间阋墙;...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真正的自由 Freedom

人人都会希望不用靠别人,自己动手干。我们常会环顾四周,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整修一下,改善环境总是带给我们一种自由的感觉。也许我们很兴奋的要大事改革一番,刚开始时,雄心万丈,想征服一切的困难,但倒头来,却弄得惘然不知所措。 有时,我们看自己就像我们看家中的装修工程。在脑子□刚动了一个什么念头,就迫不及待地去翻工具和材料,马上要把这事作成。一下子去把地毡全部拿掉,或者马上去尝试一个减肥良方,又或许开始撰写我的畅销小说等等,却不晓得这些匆忙,开始动工的计划,很多时候是未经周详思... >Read More



女人难为 Being Woman

女人难为 我不是新时代女性的提倡者,却是道道地地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虽然深感女人难为,却是深以作一个女人为傲,我很感谢神让我成为女人。为什么说女人难为呢?因为似乎单身或成婚都会是「输家」,好像咬一个苹果哪一边都会咬到虫一样,单身贵族的生活自由自在,物质享受也较高,尤其是高薪职业妇女,有种神秘迷人的气息,真叫那些被家庭绑死了的女人羡慕,但是女人一到三十岁若还是孤家寡人、小姑独处,那么常常就会有热心的三姑六婆关心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好一点的以为你是挑剔,糟糕一点的可能要猜你... >Read More



尋找人生目的 Life Purpose

作者:伊德雷, 譯者:毛雅琴 多年來我過著機械化的生活。我照常吃東西、呼吸、購物、或唸書…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然而,我卻不知為甚麼而活?通常,我所做的決定都是依照自己當時的感覺而定。 雖然如此,許多沉重的問題仍舊深深困擾著我:「我為什麼在這裡?」我捫心自問:「我是誰?我要往哪裡去?我又要怎樣做才能到達那個地方?」 我 坐在咖啡廳裡廣泛的閱讀報章雜誌,甚至也上了大學,以為可以從中找到答案,但我的夢想一一落空了。是的,在我的內心深處渴望有一天我真能明白人生所有的道理,以及... >Read More



寻找生命中的喜乐 Searching for Happiness

译者: 方周 活在今天 人们在谈论幸福时喜欢用未来式。多少次你听朋友这样说:「要是能找到适合我的男人,那该有多高兴呀?」然而,幸福不是你翘首以待的外在事物,幸福是对你自己、你的处境、以及你的工作的一种满足感。它不需要别人的核准、认同、或许可。幸福是你可以自己完全掌握的少数几件事情之一。虽然幸福的培育来之不易,但是你一定要主动争取,他人是不能代替的。 使人失去快乐的「迷思」 为什麽我们当中有那么多人觉得自已不幸福、不满意呢?虽然原因是各式各样,但其中有一个是确定无疑的,那... >Read More



克服恐惧 Overcome Fear

也许你正处在新冠大爆发的疫情中,或你的亲友正在地震、火灾、海啸灾区,也许你刚失去一个最亲爱的人;恐惧常使我们畏惧不前,使我们沈默不语,与亲爱的人渐行渐远。恐惧使我们囿于现状,浅尝辄止,不敢冒险,安于目前平庸的生活。 使我们恐惧的事情虽有不同,但它们引起同样的反应,如四肢出汗,口干舌躁,肠胃紧缩等。我们会不惜代价逃离这些恐惧源。而多少次只是因为我们太过于恐惧,造成我们与机会擦肩而过。 恐惧有时不是坏事。它发出的预警信号对我们是一种保护,如恐惧会让我们从悬崖边上快速离开。但... >Read More



为什么会是我?Why Me?

By 作者:马娣娜; 译者:文山和禾子 「乖乖,神一定在跟你过不去!」 当泪水从我的脸颊上成串地滚落下来时,幸好当时我们是在一间幽暗的超音波室里作检查。这句由护士无心迸出来的玩笑话本身倒无害,却挟著强大的杀伤力,切中我的要害。因为它正是我内心深处感受的回响。 为什么...... >Read More



我是女超人Superwoman

「我是女超人!」或至少曾经是,或我以为我曾经是,直到碗里的「汤」渐渐地洒出边缘。 我受过当女超人的良好训练。 我的祖父母与外祖父母皆移民自欧洲,而祖母与外祖母都在宾州的采矿区不屈不挠地辛勤工作。 我母亲直到我出生前不久还在工厂里做工,然后变成国家级的超级家庭主妇……在一亩大小的花园里种植、栽培、收成蔬菜,房子每年一度的油漆都自己来,还——用双手、跪在地上!——擦洗地下室的水泥地板,更亲手缝制我所有和大多数她自己的衣服…… 她的日常作息与当时大多数的女性雷同:星期一在地...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