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Header Image

关系第一 Relationship First

By 凯文米勒 传记人物:肯□柯雷克,原型顾问公司创办人 原型顾问公司创办人肯□柯雷克受过典型的商业教育。「你知道,商业金字塔看来像这样,」他说。「愈往上层愈小,因为上头的氧气较少,而且你必须条件充足、强悍。你得学会如何把在上头的人给丢出去。」但肯最后终于明白协助他人成功不仅更有成就感,也是确保自己公司成功的最佳办法。 热情助人 肯一直热衷于帮助他人发挥潜力。大学毕业后,肯立刻投入顾问这一行建议企业领导者如何成功。但自己从没开过公司,肯并不真觉得自己够资格去指导别人怎么做。若认真地要当顾问,他得有真正的实务体验。因此,肯开始了为期十年的「实习」,在这期间他当过电子通讯、农业、化学、食物工...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By 作者:乔瑟琳 译者:毛雅琴 在现今的高离婚率下,我不愿成为另一离婚数据的牺牲品 我丈夫鲁帝是个公车司机,而我则在牙医诊所工作,这在离婚指数上是属于高危险地带。我们有一个严重伤残的儿子,我们在经济上也岌岌可危,我的丈夫一生都在与忧郁症长期抗战,在这种种因素之下,我早已心力耗尽,只想早日脱离这段惨不忍睹的婚姻生活。 故事是从我们的大儿子大卫而开始 我们计划在鲁帝拿到大学学位后,就可以拥有第一个孩子。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认真祷告祈求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也果真有了健壮... >Read More



离婚后的日子 Life after Divorce

离婚带给每个家庭成员惨重的损失。如果你现在正经历这个危机,我很能明白你的感受,因为在十二岁那年,我父母离婚了,这个惨痛的经验使得我们全家从此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在我当辅导的生涯中,经常有离婚人士提出同样的问题。离婚之后很多人会在心中营造失落感,思想混淆,感到被出卖。不但如此,他们常会问,「我现在该如何是好?」你也知道离婚并不能解决问题,但也许并非是你愿意选择的条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个办法面对这个困境才是聪明的你该作的。 「我不喜欢那老是困扰我的痛苦感受。」 ... >Read More



走过离婚阴霾 Marriage Crisis

晚上下班回来,丈夫金恩用冰冷异样的声调告诉我,我们得开车出去兜一趟。他的举止比往常沉默得多,我赶紧准备好就跟著他默默无声地走向汽车。 他□动了汽车,我们相对无语。没有任何目的地,我们驶离了住宅区。我想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麽,就好奇并带点焦虑地问他...... >Read More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心灵孤寂 Loneliness

译者:莫俐 爱–这个治愈心灵孤寂的良方,是我一直追寻的目标。我过去所有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个爱我的人,我也能用我的深情来涌泉相报。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幼年生活相对平淡而无忧无虑。尽管我们家从没特别富有过,但我和兄弟姐妹们也不缺少任何必需品。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与周遭的朋友们相比是多麽的幸运,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不是来自相亲相爱的家庭。 后来我进入大学深造,开始尝到了孤独的滋味。我想找到一个爱我胜过爱世上任何人的人;我以为自己需要的就是... >Read More



幸福的追求 Crave for Happiness

By 凯文□米勒 传记人物:辛迪.汤普金,以婚姻为优先 辛迪□汤普金常听见今日年轻女性如此呼求。她自己也再明白不过,因为那正是二十年多前她诉请与丈夫约翰□汤普金离婚时的感觉。 今天,约翰是新闻媒体公司的总裁与执行长,公司提供了周刊与日报,其新闻服务遍及全美各个小区。当时,他是个年仅二十一岁的企业家,正进入一个由年长他一倍男性所主导的商业世界。要成功的压力极为巨大,而且,就像许多企业家一样,约翰投入大量的时间好让印刷机继续滚动在赔钱的报纸上。 那我呢? 当约翰因热腾腾的油... >Read More



继母难为 Step Mother

译者:丁雅琦 问:我的未婚夫在前次婚姻中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然而,他已再婚的前妻和她的先生,与我未婚夫在造访女儿 及某些监护权问题上产生了冲突。我们也曾试著与对方一起好好沟通此事,然而经过两次协商后,对方却不愿再谈,因他们认为我未婚夫态度不对,无法继续再谈下......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