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Header Image

爱情的力量 Turning Point

感谢神让我这么一个骄傲的人低下了头。 接触到耶稣基督已经快一年了,起初因着爱情的缘故,勉强自己去了解关于基督、关于圣经的信息。应该说我还是比较理性的,当朋友向我提起耶稣基督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是,我觉得在我选择无神论作为我的世界观之前,我应该也给有神论一个机会,了解耶稣基督究竟是什么。于是我开始读一些关于圣经的信息,并且找到家附近的一家教堂参加礼拜。还记得当我第一次出现在教堂的时候,里面的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因为他们觉得我很年轻,而教堂里面的大多数人都已白发苍苍了。在这间教堂待了半年,但是对神的信心并没有增长。因为这间教堂恰好在我们当地最大的一间医院对面,所以里面的很多基...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不再哭泣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 >more

  • Header Image 最美的声音Hymns By 彭菲 记忆中,诗歌是家中最美的声音。我常常独自守著满院的缤纷,以稚气的歌声就著小白花唱起「十... >more

小城故事 Little Town

By 瑄瑄 滴滴滴滴……挣扎着按掉恼人的闹钟……天哪!才三点钟!真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谁让自己昨晚答应隔壁的中国同学,今天要跟他们去跳蚤市场见识见识。 圣彼得堡的冬天是纯白色的,对于我来说充满浪漫。但这种浪漫不能用来过日子,因为像我这样一个南方人,每天在雪地里走来走去,是多么提心吊胆的不浪漫经历啊。 既然起来了,就赶快穿上羊毛大外套,摀着耳朵,跟出去了…… 凌晨三点的清晨,天还没有亮,街道上看不到行人... >Read More



生命的动力 Powerful Life

即使你看不见电,但确知它的存在。电能虽看不见,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因为证据随处可见:比如,电灯开关按下,房内便大放光明;将热水壶插上电,冲晨间咖啡的滚水就等著你。 如果我们也可以同样将我们的生命插上电,那该有多好?假使我们将身、心、灵的插头插上,顷刻间就有一股能量注入我们,让我们达到标竿、尽情追求理想、发挥创造力。因为,只要将这个插头插上,就能将个人潜能发挥到极致。 府上的墙上大概不会有这样一个插头,但如果你的能量不是来自电力,而是从心灵发出呢?这世上有史以来最满怀热情... >Read More



我几乎失去所有 I Lost Everything

By 珊卓 我不害怕改变。受过教育,个性独立的我,毅然地抛开熟悉的一切,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追求商业管理的硕士学位,之后又为了我所爱的男人搬到地球的另一端。我有我的梦想:理想的工作、家庭、和冒险的刺激,但这一切我几乎全然丢弃。 在委内瑞拉我拥有想要的一切:一份令我兴奋的工作,我有安定的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和女儿苏珊娜,我甚至还有一位男友,因此在任何一方面来说我都算是成功的。然而为了一个在哥斯达黎加攻读哈佛大学提供的商业管理硕士学位的机会,我毅然决定不顾一切放手一搏,这个决定... >Read More



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Read More



我心献曲My Tribute

By 强心真 今天到了一个 「不知名」 的地方,看见一些 「不知名」 的花,心中有 「说不出」 的感动! 老师评批:不知所云! 我的表达或许是无知的,我的经验却是美丽的! 但你若能找到景点,指出花的学名,作一首赏花的七言绝句; 你就真能捕捉我灵魂深处的颤动吗? 同样的,科学的格物致知,就如善用科学的语言,去描述定义一个对象,一种现象 。虽是例证充足,逻辑严谨,却也不足道尽事物的本相。我们可以解析人构成的化学元素,却不能说这些元素,整合调配出的就是人。当你经历:刻骨铭心的... >Read More



淋巴癌得医治 Cancer and Me

By 郝淑珍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从小到大一直接受唯物主义无神论教育,从没到过教堂。今年五月份有机会来到美国,怀著好奇心,到一家基督教会参加崇拜。走进教堂圣殿,感到是那么宏伟庄严;看到基督徒们追求真理的态度是那么的认真,唱圣诗歌颂 神时是那么充满激情和生命活力,见到的每位弟兄姐妹都微笑著亲切的打招呼,是那么和霭可亲平易近人,教堂深深地吸引了我,只要妹妹有时间我必去教堂,每次都充满幸福和喜乐。 透过听传道和读圣经,我认识了 神,了解耶稣基督是 神的儿子,是世人的救赎主。圣经... >Read More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By 琼. 卡洛斯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