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

Header Image

小心你的坏念头 Overcome Your Malice

比赛开始,教练又起用他偏爱的队员上场了。本赛季如此状况好像已经不下百次了,自己的孩子已经把替补队员的板凳都坐热了。虽然你与其他家长同坐在观□席尽职地鼓掌与欢呼,但是,潜意识□却有个恶念掠过,就是希望孩子的队友表现差劲,他们的队会输掉,叫那个不识相的教练受遭到羞辱。 让我们来了解「坏念头」,它是一种我们大家都不陌生的狠毒态度:就是希望看到别人被伤害,受痛苦,或遭贬损。它有许多常见的名称:坏心眼、阴险、不仁、憎恶、仇恨和敌意。虽然我们常常不屑一顾这个缺点,以□无关紧要,甚至□其辩护,但是恶意的确是一种有害的态度,会严重地危害到我们灵命的健康。 坏血 恶意一词源自于拉丁文malus,意思就是「...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害怕死亡的小女孩Afraid

By 坦尼娅. 科兹洛娃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常常在夜里惊醒。我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人死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哭着跑到我父母的房间问他们:“妈妈,我会死吗?”在我整个童年,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我. 靠近真相 我长大以后,死亡的恐惧仍然笼罩着我,可是生活仍然继续。运动和金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给了我自信和独立,我也因此而自豪。我自己决定好与坏。我父母教我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我对我周围人的生活不感兴趣。然而,尽管我取得了成功,我有了... >Read More



困难中的平安?Peace

有可能在这一刻你是在经历着人生中的一些恐惧和挫折。又有可能你为你的工作﹑关系﹑财政状况﹑ 儿女而忧虑。不只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大多数的人都有类似的问题﹐相信神–成为基督徒–并不会豁免你﹐你不会突然之间可以过一个没有问题的生活。困难的日子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 但是耶稣在困难中给予力量和平安。 他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象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十四章27节) 他又在圣经中告诉说﹕「反劳苦担... >Read More



从第一者到第三者Pride

在中文里,当有人被称为「第三者」时,第一个联想是那种搞破坏的婚姻介入者;另一种可能是冷漠的旁观者。然而这些都不是我的意思。我所指的第三者,比较贴近的说法,应该说是一个相对地位较低的人,重要性不及第一或第二者之人。 藉用英文来解释就清楚多了。我们都知道英文和其他许多西方语言里,语法有称谓之别。三种人称,我、你和他,外加单复数变成六种,动词跟著主词走,优先次序亦有规定,一点也马虎不得。当提及自身,用的是第一人称,而且也唯独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位置上所见到的「我」,必然是个大写... >Read More



爸爸的改变 Different Dad

我看到爸爸的改变 记得小时候,我刚有记忆,妈妈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背着我,要到居委会去接受批斗,后来长大才知道,是因为妈妈信耶稣。我记得妈妈一直身体不好,有气管炎,背我到那里,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们就说”只要你对着这张像,躬身下拜,马上就让你回家!”我记得妈妈从没拜过,直到后来我大一点,才知道,信耶稣是不拜偶像的。 爸爸的脾气很坏,我从小没见过他的笑容,他一直都不信 神,记得有一次老毛病又犯了,听妈妈说是小肠患气,一犯病就疼得不能动,以前去过医院,大夫说,,年龄大了... >Read More



不再哭泣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 >Read More



我很虚空Living in a Box

问:我真的不知道現在自己有什麼感覺。只覺得空空的,虛耗許多光陰。我和神之間沒有我期望中的那種親密關係。就好像我置身在一個盒子當中,而外面周遭的 世界繼續進行他們的活動。我不曉得要做些什麼。我只想要再快樂起來。有什麼建議可以幫助我嗎? 答:我記得我在大學時期曾經有過相同的感覺。提姆.漢謝在他著的書《Put On Your Dancing Shoes穿上你的舞鞋》 裏有首詩如此寫道:「把盒面吹掉,並鋪出一塊地板舞在其上」或如此這般的去做。妳的盒子必然是根源於童年時代那些未曾...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