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Header Image

姐姐妹妹坐下来 Sisters

By 吴方芳 一个只属於自己的丶没有任何行程的朗宁秋日,我躺在顶楼阳台地板上,闲闲的丶无所事事的一边凝望天上云朵,一边任思绪漫游。 *无所事事的一天 秋风把红的粉的橘的栾花吹了一地,又呼呼的叫醒了打盹的我。 一整日,我发呆耍废丶懒懒散散丶东逛西晃。一整日,我只关照自己丶安顿自己。 每隔一段时日,我必定从繁忙中抽身而出,让自己放风一小时丶半天或一天。不论是在街市闲逛,到海滨吹风或待在家中阅读丶发呆丶亲手制作果酱,在在让我重新得力重拾平安。 *陀螺与超人 迪士尼卡通为了剧情效果,常把某段画面快转播放,看着卡通人物在萤幕上团团转着,我总会想起身旁许多不快乐的女性友人。 快手快脚丶眼观四方丶耳听...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染上色彩的日子 Colorful Days

By 强心纪 打开前门, 迎面而来的竟是一道穿透阴霾的彩虹。凤城的雨是极其罕见的,而七彩粲然的彩虹更是不寻常! 天色刚亮,微小的雨珠还躺在花瓣,叶尖之上,静寂的街道全无车声丶人语,却已悄悄地铺满了神的慈爱,让沙漠里蕴藏的生命活力显露出来。经过昨夜的滋润,大地得到了抚慰,也回报以新鲜清丽的面容。 早起的小女儿高兴地欢呼着,好想接住这份大自然的祝福,童稚地问着我:「妈妈,我可以打电话给爷爷丶奶奶,叫他们也开开心,好吗?」 是啊,这美好的彩虹,怎麽能够不与公婆分享呢? 自在的... >Read More



不再哭泣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 >Read More



最美的声音Hymns

By 彭菲 记忆中,诗歌是家中最美的声音。我常常独自守著满院的缤纷,以稚气的歌声就著小白花唱起「十个小孩来信耶稣」,以小板凳欢呼著「摇啊!回天家」,在主日学的诗歌练唱里,得著莫名的满足。似乎,藉由诗歌便拥有幸福。 由于母亲的病,我从小就拥有特别敏感、不安的心情。家里绝少听闻嬉笑、打闹的声音,兄姐和妹妹总是配合著母亲,各自安静地做功课、玩耍。唯有藉著轻扬悠美的唱诗和祈祷声,母亲才会轻轻地走近我们的生活,向我们诉说她的辛苦、信心、和盼望。 我不常接近她,只能由歌声中体会她的... >Read More



如何走出自我伤害 Self Hurt

By 译者高素文 问:我挣扎于饮食不良和自我伤害已有两年了。我每星期去看一次医师接受辅导,但似乎毫无帮助。我走过了一些濒临自杀的阶段,这使得我很害怕,因我意识到,自杀对我来说竟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近来,我脑子又浮现了以往一些性虐待的记忆,我曾遭遇过言语上和某种程度的身体虐待。我正处于人生的尽头,我已经厌倦于这种周而复始….痊愈–复发–痊愈–复发…的折磨了,只是我实在不知道何处是岸。 答:亲爱的朋友, 你需要把你的愤怒导向你能改变的事... >Read More



人生的转变 Change

By 作者:罗姬儿; 译者:吴怡静 我赶到店里买点东西,看到架子上摆设了各式各样的文具用品,骤然想起今秋是二十年来第一次不用搜购学生文具,哗,真想就地翻一个大车轮庆祝一下。不过再想深一层,其实现在的心情是悲喜交杂,引发了过后几天的思潮起伏。 过去的一个夏天真够热闹。先是一个儿子的毕业礼,然后是忙于准备另一个儿子的婚礼,兴奋的情绪现在才得以平静下来。本来就知道孩子长大了就会展翅高飞,但事实摆在眼前,当家里变得静悄悄,还有冰箱里的食物没多大的销路时,这种日子还需要稍作适应。... >Read More



我几乎失去所有 I Lost Everything

By 珊卓 我不害怕改变。受过教育,个性独立的我,毅然地抛开熟悉的一切,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追求商业管理的硕士学位,之后又为了我所爱的男人搬到地球的另一端。我有我的梦想:理想的工作、家庭、和冒险的刺激,但这一切我几乎全然丢弃。 在委内瑞拉我拥有想要的一切:一份令我兴奋的工作,我有安定的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和女儿苏珊娜,我甚至还有一位男友,因此在任何一方面来说我都算是成功的。然而为了一个在哥斯达黎加攻读哈佛大学提供的商业管理硕士学位的机会,我毅然决定不顾一切放手一搏,这个决定... >Read More



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