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Header Image

生命的美 Textures of Life

我喜欢作一个女人,满意于现今的我,对未来怀著美丽的憧憬;我曾走过人生的不同阶段:从抱著洋娃娃的日子,到对男孩子发生兴趣,宿舍的生活,婚姻以及涉足企业界,我仍然继续扮演著属于女人的各种角色。我可以发挥我的影响力、创作力;也可以放情地嘻笑或哭泣,可以表达自己,克服困难,敢爱、放胆过日子。同样地,你也可以如此,因为我们都走在人生的旅途上。在我的人生路上,愿与你分享三点我所领悟出的人生真缔。 历史点滴 欧罗路说过:「循规蹈矩的女人甚少会留名青史。」当我告诉父母我立志要当太空人,气象学家,空中服务员…的时候,不论我说甚么,我的父母总是说:「很好,你可以做得到!」他们总相信我有天一般高的潜质。鼓励固...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职场女性須知 Professional Women

职场白领女性,在光鲜亮丽的表面之下,往往是日积月累的心理伤痕,寂寞、自信不足、紧张,薪水缺乏……让白领女性疲惫不堪。 对自己认识不清 职业进展到一定阶段,很多女性对自己的认识反而模糊了。有的女性会在机会面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有的会过于追求变化,而...... >Read More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情绪化进食 Emotional Eating

By 翻译:禾子 当生气、沮丧、恐惧、压力、孤独、冲突、忧郁或失望等情绪袭上心头时,你是如何应付的呢?吃东西会使你感觉好点吗?你是否经常在节食,但体重却从没减轻过?当你对人或事感到沮丧、失望时你是不是会吃点儿甜点或是咸的东西? 假如对上面几个问题的回答都是「是」的话,你可能就是「情绪化进食者」了。 何谓「情绪化进食」?就是吃大量的慰藉性或垃圾食物□只是用来应付心情的需要,而不是因为饥饿的原因。专家们估计75%的饮食过量是因情绪造成的,这意味著我们大多数人在应付情绪问题上... >Read More



走出情绪化 Overcome Emotional

情绪化-女人最大的天然敌人 当我们感到麻倦怠、忧郁时,常是因为压抑强烈的情绪的副产品,例如:压抑怒气、挫折感、悲伤和怒火。内心长期积压强烈的情绪,会让我们精疲力竭。... >Read More



当友情不再 Friend Fail

译者: 林淑敏 关系破裂是成长的平台 当艾蜜莉想起她和林希之间那次让人震惊的对话,一股记忆犹新的痛楚漫过全身。她们曾经是最要好的朋友,过去+五年来情同姐妹,如今却行同陌路。林希无意和好,艾蜜莉必须面对极大的痛苦,并要接受友谊不再的事实。失去好友是一位女人最感伤痛的事情之一,然而关系破裂却是提供成长的一处平台。 有些朋友因著后来个别兴趣的差异或因搬迁而各自发展成长。关系破裂最令人感到痛苦的是,分离导致冲突没有解决。不管是甚么原因,友谊在生命中来来去去。当你认为一段可以持续... >Read More



建立友谊 Friendship

通常一个镇定轻松的人都有良好的自我观。他们对自己的人格感到很自在,与人结交时觉得自己会很快被人接纳和喜欢。这样的自我观非常宝贵。一个消极的自我观却带有自我讨厌的味道,它可能会让人对自己的人格不喜欢,以致影响到人生和事业的效益。自我观是重要的、有价值的。 一般来说,一个人通常都有三、四个比较亲近的朋友,12个比较亲近的熟人,大约70个其他的人你能够和他们友好相处。无论什么文化都差不多有这样的情况。在一份真正的友谊或人际关系中,你的感觉受到重视。情感实际上表现出我们如何看待... >Read More



在异国交新朋友 Find Friends

By 译者□清风 丝坦芬妮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使自己融入这个社会。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因为她提问过多而责备她□同学们也避开她。 上高中时她才和众人有了交流。忽然之间她有了四个要好的朋友,她开始受到众人的接纳欢迎,和朋友一同享受快乐时光,并一同梦想成功的未来。 当她全家从阿联酋移民到加拿大的时候,丝坦芬妮渴望经历西方世界的生活并成为其中的一员。让她为难的是要结交新朋友。 天性害羞的她难以和任何人接近,但是在她大学二年级的时候, 丝坦芬妮决定改变一下。因为她家在印度有基督教的传统...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