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Header Image

皮肤保养秘诀 Skin Care

By 作者:金迪香;译者:文山 美丽装在瓶瓶罐罐中?这是美容业者所宣示的保证, 在某些时候也成为我们青春永駐幻想的寄托。当我们走过那些设计新潮、光鲜夺目的化妆品专柜时,真的很难不掉到商人们精心包装的迷雾里的。 高价位的肤产品真是促进肌肤更美之钥吗?这可难说喽!此乃出自担任过此类脸部化妆品广告的模特儿之口。最高招的美容建议的底线就是保养好你的肌肤,因为你得跟它相伴好长一段年岁呢! 提供你些很管用的護肤良方,可以实际地帮助你的皮肤保持健康状态并且看上去更年轻。 湿润, 多补充皮肤湿度– 让它真正得到水份! 你是否知道:让皮肤得到充份滋润最简而易行的法子,就是切实喝足一天当摄取...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追求卓越 Pursue Excellence

       从小到大,我一直追求一个做事和生活的态度: 「竭尽所能,力求完美」 这是我引以为傲的座右铭;从小学考初中、初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学、出国考托福、留学考无数的考试、神学院的硕士科、博士科,无论大小考试、作业,我都会全力以赴;虽然,在人看来,我的读书生涯好像「披荊斩棘、马到成功」,其实,在很多时候我是很不满意自己的状况的,总觉得,我还不够努力、成果还不够好,这个憧憬完美的心态,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 神,神借着祂的话语提醒我,让我能够重新检视我的人生观和属灵的视野... >Read More



爱的语言 Love Languages

相信每对夫妻都希望常陶醉在「爱意绵绵」、「此情终不悔」的婚姻当中,但是婚前所梦想的美满幸福的天上人间生活,将会在蜜月旅行结束后,掉入真实的世界中。事实告诉我们,若是在结婚之后,仍每时每刻憧憬于飘飘欲仙的爱情与热恋时,婚姻将会亮起红灯,因为根据统计,「浪漫恋情」的平均寿命是两年,时间是个既现实又无情的杀手;爱是需要经过理智的选择,爱会要求努力与纪律来经营,结婚以后的爱,更需要努力为对方的好处而活,夫妻应努力地使配偶的情绪爱箱装满,经常地彼此诉说适当「爱的语言」,婚姻的气氛... >Read More



被遗忘的人 A Missing One

譯者:吳怡靜 我需要世界的妇女来寻找我们,我还存著一丝希望,一定会有人从我失落的角落发现我的存在的!" 会场一片鸦雀无声。这是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的一个星期,在这休斯顿的会议中心举行全球的妇女大会,我与一万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妇女一起谈论著。看过这个阿富汗妇女发出呼求的片段,我不禁在想,我可曾真的向这些被遗忘的妇女伸出援手呢?还是我看过,听过后,就忘得一乾二净呢? 虽然泰利班政权在一九九六年就抹杀了阿富汗妇女的权利,只是真正唤起全球对这些妇女的惨况的注意,却是在五年后,当美国本... >Read More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快乐的我 Happy Me

快乐的我是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而且随著年岁愈大,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唯一小小的抱怨,就是时间经常不够,所好者甚众,有时竟不知何处著手,或无法专注,或失之以恒,常常无功而返。退休后,闪过的念头何止千百?从院子的种花莳草到自己动手做窗帘、缝床罩,甚至去上烹饪学校,或去搞些木工来玩玩、或重拾毛笔练练书法。但是三、四年过了,我的成绩单上秀不出什么足以炫耀的作品,院子仍然乱乱的;窗上挂的,依旧是那几个订制的帘子;宣纸成堆的叠在仓库,毛笔多时是乾的。但是我有一个好处,和爱迪生一... >Read More



寻找生命中的喜乐 Searching for Happiness

译者: 方周 活在今天 人们在谈论幸福时喜欢用未来式。多少次你听朋友这样说:「要是能找到适合我的男人,那该有多高兴呀?」然而,幸福不是你翘首以待的外在事物,幸福是对你自己、你的处境、以及你的工作的一种满足感。它不需要别人的核准、认同、或许可。幸福是你可以自己完全掌握的少数几件事情之一。虽然幸福的培育来之不易,但是你一定要主动争取,他人是不能代替的。 使人失去快乐的「迷思」 为什麽我们当中有那么多人觉得自已不幸福、不满意呢?虽然原因是各式各样,但其中有一个是确定无疑的,那... >Read More



害怕死亡的小女孩Afraid

By 坦尼娅. 科兹洛娃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常常在夜里惊醒。我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人死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哭着跑到我父母的房间问他们:“妈妈,我会死吗?”在我整个童年,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我. 靠近真相 我长大以后,死亡的恐惧仍然笼罩着我,可是生活仍然继续。运动和金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给了我自信和独立,我也因此而自豪。我自己决定好与坏。我父母教我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我对我周围人的生活不感兴趣。然而,尽管我取得了成功,我有了...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