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Chien

Sunny Chien Articles by

一只钻戒的故事 Diamond Ring

钻戒是向往 我有一只钻戒,白金底座,新式的镶嵌技术,完全看不到石头面上的金属爪,同时省去任何配衬的小碎钻,设计简单,可以让人一眼就注意到素净白金上那颗晶莹剔透的钻石。 石头的大小约莫在一克拉半,直觉上是件顶级的货,毫无瑕疵并微微透露著淡蓝色调,它的切工讲究,完美对衬的圆形,可以让任何不经意泄入的光线,立即反射出辉煌耀眼的光芒。 这颗钻戒是我向往许久的世俗之物,对于这么吸引人的美物,有时我也会感到某种困惑,这事非关我自然天性里物质追求的欲望,而与我另一边求知、喜欢追根究底的理性层面关系较大。... Read More >

不再哭泣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因此只要那里不对,摔... Read More >

从一九五八年谈起From 1958…

By 钱珊丽 如果你查明台湾历史,一九五八年绝不是什么好年头。八月二十三日那天海峡对岸发出了吼声,就在全台誓死捍卫中国「接收」的「八二三」隆隆炮声中,九月九日我出生了。 妈妈说,当时情况真得很不好,爸爸任职的警界受紧急征召,所有军警都动员起来,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本见不著他的人影。当然,他不可能来迎接我这个「生错时辰」的婴儿;更何况,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他更是兴致缺缺,没有心情去逗弄这个「投错胎」的女儿。 我一直感到我的出生,是没有人祝福、没有人记念的。爸爸连名字都懒得想,就管叫我「小... Read More >

从第一者到第三者Pride

在中文里,当有人被称为「第三者」时,第一个联想是那种搞破坏的婚姻介入者;另一种可能是冷漠的旁观者。然而这些都不是我的意思。我所指的第三者,比较贴近的说法,应该说是一个相对地位较低的人,重要性不及第一或第二者之人。 藉用英文来解释就清楚多了。我们都知道英文和其他许多西方语言里,语法有称谓之别。三种人称,我、你和他,外加单复数变成六种,动词跟著主词走,优先次序亦有规定,一点也马虎不得。当提及自身,用的是第一人称,而且也唯独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位置上所见到的「我」,必然是个大写的I,说什么也不会变... Read More >

你要往那里去?-有谁知道?Where to Go?

十字架上的奥秘常常令我不由自主地深深感到震撼,也使我谦卑下来,它更使我安心,因为所有过去我曾经对人生的挣扎困惑、对未来的忧虑恐惧,完全得到解答。它使我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仰望、完全交托顺服在天父的手中。 十字架曾经是罗马时代对罪犯的最大酷刑,在中国历史上这叫做「凌迟」――让人慢慢在痛苦中死去。这是个羞辱和痛苦的极致,是给罪大恶极的人犯使用的。但是二千多年以来许多基督徒把十字架挂在身上,当做得救的标志,因为基督已经用□的宝血把这个羞辱的记号变成了荣耀和希望的象征。 这怎么会发生呢?为什么祂不... Read More >

哭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因此只要那里不对,摔了,... Read More >

小女兒成長之路 My Little Sweet Heart

By 作者:錢珊麗 小女兒房間入口處的矮櫃上擺著一隻玻璃罐,因為過敏症需要,她睡前一定得按時服藥。 過去幾次她忘了吃藥,半夜咳醒,到我的房裡來找水,連帶影響了我的睡眠。於是我把那隻水罐放在門口,在她來往必經之處,就是怕她忘了;而且無論她消耗的速度有多快,水罐從不呈現空乏。 從小女兒就讓我特別操心,出生將近十磅的體重,比育嬰室裏其他的新生兒足足大了一截,也因此增加我妊娠末期和生產的困難;然而此後她百分比曲線卻節節下滑,到了四、五個月時,已經從頂尖跌進一半都不到。她天生似乎特別敏感,白天一直要... Read More >

快乐的我 Happy Me

快乐的我是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而且随著年岁愈大,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唯一小小的抱怨,就是时间经常不够,所好者甚众,有时竟不知何处著手,或无法专注,或失之以恒,常常无功而返。退休后,闪过的念头何止千百?从院子的种花莳草到自己动手做窗帘、缝床罩,甚至去上烹饪学校,或去搞些木工来玩玩、或重拾毛笔练练书法。但是三、四年过了,我的成绩单上秀不出什么足以炫耀的作品,院子仍然乱乱的;窗上挂的,依旧是那几个订制的帘子;宣纸成堆的叠在仓库,毛笔多时是乾的。但是我有一个好处,和爱迪生一样,每次尝试失败后总... Read More >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